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小说  »  美妻的美穴与美脚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美妻的美穴与美脚
太阳已经渐渐低沈了,在夕阳的光辉笼罩下,座座高楼都被盖上了一层橙
红色的纱衣。时间正值下班高峰时期,柏油路面上满是多如蚂蚁的汽车。尾气
的烟尘汇聚在一起,自地面飘向天空,使得天空中的光纤变得更加朦胧了。

  筱葵的飞机快要到了,为了接亲爱的老婆回家,我自然也就不得不成为一
名尾气制造员了。好在今天比较走运,自家里至机场的路上可以说是一路畅通。
将车速始终维持在六十到八十的程度上,黑色的商务车一路绝尘向着航班楼
而去。

  下车来到出站口的位置,由于周围的人流上不密集,我也就乐得在这大理
石地上随意地溜达着。当广播响起了飞机降落的消息不久之后,筱葵的来电显
示便出现在了我的手机上。

  「嘿,老婆,三天没见想没想我啊?」

「我穿的就是我走那天的衣服,白色上衣、黑色裙子和丝袜,喂,咱们今
天吃顿儒宴吧。」

老婆柔和的声音从电话的对头响起,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一如既往的温柔
攻势,筱葵对待我的态度也是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的。虽然时不时也是会摆着
一副冷脸,但更多的时候也会如现在这般的温柔。虽然不是那种小鸟依人型的
体贴入微,但也足以让任何人心中一暖。

  「最近的儒宴馆……哦,有点距离啊,怎么着,老婆,馋孔家菜了?」

「嗯,在海南吃多水果了。」

出站的人流开始出现,当我挂了电话之后,便不断地在人群当中寻找着筱
葵的身影。很快的,那曼妙的身姿便出现在了眼前。

  肉色的丝袜被换成了黑色,自两寸高的黑皮靴一路延伸到及膝黑褶裙的内
部。当那曼妙的美臀向我走来时,扭动的下体自然地摇曳生姿。白色的蕾丝领衬
衫,任谁都无法忽视那几乎撑爆了胸口的丰满。看着那平地上陡然升起的高峰,
我愈发怀疑那胸部远不是E罩杯可以包裹的。

硕大的黑色墨镜将上半脸几乎全部遮住,涂抹着淡红色口红的香唇吐气如
兰,一道微微的弧线挂在脸上,筱葵揽住我的手臂道:「辛苦了,路上堵车了吗
?」

「没有,倒是老婆,你这一次还打不打算把我的胳膊给甩开呢?」

半年来,自家老婆揽胳膊的次数或多或少还是能有那么三、四十次的。毕
竟就算是后谈恋爱,而且她看上去也不着急,但半年的时间也不短,所以亲密
的行为也算不少。

  「你啊,一天到晚油嘴滑舌的。说,咱们前台的那个小赵佳是不是和你有
什么啊?嗯?一天到晚跑前台去找人家唠嗑,是不是想给我搞婚外情啊?」

  腋下传来的感觉在告诉我,筱葵绝对是又一次在我的软肉上掐了一下。

  透过墨镜看到那双醋味十足的双眼,看着那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当走入停
车场电梯的时候,我轻轻揽住筱葵的胳膊道:「哪敢呢,咱最多就是找个小姐什
么的,婚外情那种耗时长久的事情,你觉得我会给你留下把柄吗?」

  筱葵笑盈盈地摘下墨镜,洁白的牙齿在停车场内的灯光下闪耀着晶亮的光泽


  那一双明洞的大眼睛眨呀眨,随着脚步频率的减缓,笑容愈发甜蜜。

  「哦?是啊,找小姐哈,的确,这是比婚外情省事多了。好吧,亲爱的,说
,找了几个小姐?有一个算一个,咱把她们都带到家里来住怎么样?到时候让你
开个大后宫,从周一到周五一对一,然后周末集体同床,成不?」

  虽然老婆的脸上正挂着无比娇媚的笑容,但不知为何,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
气势陡然从她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看着她那灿烂无比的笑容,原本还想再花花写什么的我立刻闭上了嘴巴。

  然而,当筱葵坐到了车内副驾驶上的时候,她却忽然发出了一道很惆怅的叹
息声。

  「老婆,怎么了这是?」

  挂完档的我将手覆盖在了她的手背上,那肌肤极其细腻的白玉手背上温暖的
很。

  事实上,筱葵的体温当真是不低,而且她皮肤的肤质也是好的不象话。

  无论是手臂上还是手背上的肌肤都是极其细腻,比最精美的绫罗绉缎还要令
人着迷。

  「其实吧……老公,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想些问题。」

  筱葵的语气很平静,也比较严肃,反手过来握住我的手,她将头转向窗外,
幽幽地说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就实回答。明,提醒你,我学过心理学的
。」

  老婆忽如其来的严肃态度令我感到一阵不安,而她的话更是一个劲地让我把
心向下沈。

  看着她朝向我的后脑勺上的发髻,我在无声地张了张嘴巴后才堪堪发出声来
:「怎么了?」

  「明,你很喜欢泡小姑娘吧?」

  一句话,我的整颗心瞬间便从谷底升到了高空当中。

  不是放在平原上,而是我的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那攥着老婆那极其温暖和细腻手掌的手便是僵硬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答案了。」

  脑子迅速地在转动,当老婆用平静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明还没有开
口,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暴露了自己。

  筱葵……当然,这不仅仅是心理学会传授的。

  「老婆,我……」

  「明,你知道在我眼中,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筱葵直视着我的眼睛,虽然没有笑容,但却也不是那面若冰霜的模样。

  摘下了墨镜的双眼中闪烁着光泽,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什么。

  「你太过于单纯了。」

  妻子灼热的掌心覆盖着我右手的手背,感受着那不一般的温暖,我的胸口却
仿佛有一块巨大的石头砸了进去。

  「虽然你我结婚才半年多,但毕竟你我的父母可是多年的好友。你高中时硬
跑到日本去了,然后紧接着便逃似的参军。你不了解我,但我却很了解你。」

  「筱葵,」

  心里那种又酸又麻的感觉弄得我浑身都是一种异样的感觉,而一股紧随其后
的烦躁感则让我握紧了妻子的手背。

  「该怎么说呢,也怕正是因为我一直以来的表现吧,让你觉得我还不够成熟
。但人都是会不断成长的,我相信我会给你带来幸福的。筱葵,你…………我…
………」

  公路上的车并不是很多,由于车速很快,距离家已经不是很远了。

  看着远边的公寓楼,我轻轻抚摸着筱葵肤质细腻柔软而温热的掌心肌肤,张
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我明白的,我都知道。虽然性格上有着些许差距,爱好等方面也有很多不
同,但这不正是魅力所在么?我只是……需要一个适应期。」

  筱葵的语调很少见,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似乎还伴随着些许感慨。

  侧头望着自己的妻子,我轻声说道:「你爱我的,是吧?」

  筱葵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如此的紧凑,以至于我可以轻易地闻
到她身上那美妙的香水气味。

  同样,那柔软身姿上本身的体香更是让我脸上泛红。

  这就是……我的妻子啊。

  「筱葵,你今天的状态可有点吓人啊。出差一趟,这就成为大哲学家了?」

  「一点点来吧,老公。嗯……也罢,怎么说也是结婚半年了,要不咱们今晚
同房好了。老公,想必你早就想和我做爱了吧?」

  筱葵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我那搭在变速器上的手背,并轻轻抚摸着。

  饶是我经历过不少女子,但如同妻子这般细腻的肤质和温暖的肌肤却也是头
一次见到。

  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不知为何妻子忽的变得如此……这般,一时之间谁也
没有说话,但一股暧昧的气氛却在我们两人之间蔓延着。

  当我和妻子回到家中后,当她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向我诱惑地勾了勾手指
时,我的心脏依旧在犹如新组装的引擎般强劲地运作着。

  黑色的丝袜包裹着那体态曼妙的脚掌与苗条而不失肉感的双腿,由于用料过
于单薄,所以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薄纱下的根根足趾。

  丰满的臀部被及膝的长裙遮掩住了,即便如此,也完全足以让任何人臆测那
裙内的绮丽风光。

  而衬衫,即便领口上的所有扣子都被系着,至少也是E罩杯的丰乳也足够让
人咋舌。

  筱葵的卧室内,在那橙色的台灯光芒照耀下,看着自己的妻子俏生生地坐在
床前,我的心却反倒平静下来了。

  「怎么了,老公?」

  筱葵看我衣冠整齐地站在床前望着她,足足十多秒钟却是一动不动,笑着问
道。

  「……不习惯。」

  只是轻轻抚摸着筱葵那盘在头上的发髻而已,一直以来只可远观的娇妻,此
时正温柔而充满诱惑地坐在床前。

  看着佳人的微笑,我别扭地说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再不行动,我的位置怕是就要被别的小姑娘抢走了吧?」

  翘起的黑丝足是那么的柔软而纤细,过于透明的材料令肉色与足部的细节清
晰可见。

  当筱葵的美足搭在我的胯部时,心在彭彭地跳着,一种酸酸的感觉不断自上
而下地向着帐篷的部位涌去「……筱葵,你是我遇见过的女人中,最有气质的一
位。」

  「……我的荣幸啊,那么,你喜欢吗?」

  我嘿嘿笑着点着头,坐在了筱葵的身旁,轻轻搂住她的柳腰。

  自己的老婆,和其它女人相比,手心上的感觉全然不同:「筱葵,让我吻吻
你吧。」

  口红,鲜艳的粉色如同水晶般耀眼,在台灯的映照下如此夺目,嫩得仿佛要
滴下水一般。

  而双唇的纹路隐约在水珠下显现,娇嫩不失质感,嘴角的上下两片唇肉不时
的在开合时被粘上分开,滑腻腻的,感觉任何东西要出入它都会非常的顺畅。

  是的,任何东西。

  接吻在一开始就陷入到了剧烈的状态下,筱葵猛地双手环抱住我的背,激烈
地回应着。

  微微闭着眼睛,舌技纯熟,主动探开我的牙齿并向内攻城略地。

  我本只想一亲芳泽,并没有要舌吻什么的,而当妻子主动发起攻势时,她的
举动立即挑起了我丹田那团炙热的火种,并迅速向全身蔓延开来。

  当下,我的左手更用力,几乎是捏住了她的小腰,右手顺着后背,托住她的
雪白脖颈,让她没有退路,舌头肆无忌惮地直入檀口,搅动着她的心。

  筱葵的嘴似乎很敏感,反应更是狂热无比,舌头拌着唾液如蛇般搅着,拼命
地把香舌和唾液送进我嘴里,那真是源源不断、滔滔不绝。

  我照单全收,仔细地品尝着柔软的舌头和味蕾,唾液粘稠而沁人心脾,仿佛
催情药一般直攻脑垂体。

  「味道……怎么样……?」

  她缓缓推开我,微笑着问,也不知是笑,还是问。

  「嗯……」

  我望着天花板,边舔着嘴唇,边仔细回味着滋味:「还不错……还不错,汁
多味美,入口香甜。」

  「那就好!」

  她又双手环上我的脖子:「那要不要再尝点?」

  我们又拥吻良久,口水淫荡的顺着雪颈向下淌。

  她的大腿紧紧夹着我的腰,白色衬衣的钮子也被解开大半。

  紫色的半罩杯将那皮球般的雪乳紧紧包裹着,在那深邃的足以轻易夹住我鸡
蛋粗细的乳沟上,钻石项链的坠头搭在上面。

  「……筱葵,你的乳房,形状太美了。」

  在妻子的耳旁如此说道,我解开她的胸罩,胸前那一对滚圆雪润的大玉兔就
一下绷弹跳了出来,衬着筱葵那平滑紧致的小腹,这一对沈甸甸,雪呼呼,乳廓
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丰腴美乳,就更显得是圆翘惹眼,美不胜收。

  「喜欢吗?从法律上讲,我身子都是你的…要摸……就摸吧……」

  我一把抓上了筱葵胸前那两团雪白豪乳,十指陷入了那肥嫩柔腻而沈甸甸白
嫩乳肉中。

  作为退役军人,我的手掌不算小,却又不能一把握住胸前那雪润的豪乳,只
得半托半握轻揉乳球。

  筱葵的乳房似乎也是很敏感,不需片刻,她的双颊雪颈与锁骨就透出玫瑰色
的淡淡潮红。

  ,双眸荡着迷醉色彩的娇妻双手拧着床单,媚笑着望着我:「啊啊……用力
些揉……不用担心弄疼我……啊……」

  我把头凑到了妻子的胸前,舔咬着那酥润绵滑的雪嫩肉球,把那粉嫩的乳头
左右交互含在嘴子滋滋有声的吸啜着,或大着嘴巴一寸寸用力吞吮着那白皙的乳
肉。

  足足半响过后,又以拇指和则轻掐玩弄筱葵乳晕上的那两粒坚挺的肉豆。

  裸露的上身之下,及膝的黑裙已经松散开了,方便我将手探下,事实上我也
是这么做的。

  手指刚伸进去,便碰到了内裤和裤袜的边,摸上去很滑质地都很好,绝对高
级货,和它的主人一样。

  短暂熟悉后继续向下进攻,我的左手灵巧地拨开内裤,试探着寻找那目的地


  内裤里方,涓涓如泉涌的那种湿滑也不是水或唾液所能比拟的,即便是杜蕾
斯的润滑液也望尘莫及。

  它流在手指和蜜穴上,薄薄的一层,有了它的润滑,相信鸡巴在插进去后绝
对会如入无人之境。

  妻子将一条腿高高地抬起,那黑色的近透明丝袜令五颗脚趾别胜惊艳。

  我捧起了那只丝袜脚,轻轻舔起了脚心,她也下意识配合着绷直了脚背,显
得整天小腿更加细长,漂亮。

  我当即将双手全腾出来用于捧住妻子那苗条而不失柔和曲线的长腿,牙齿咬
住她足部的丝袜,含住那肉感的足趾,双手来回地在那笔直的黑丝长腿上来回抚
摸着。

  裙子被掀开了,搭在那扣子被尽数解开的衬衫上,里面是一条十分性感的黑
色蕾丝内裤。

  可以看得出来,妻子是一个爱好刮阴毛的人,三角形的裆部两侧没有见到任
何毛发,光洁如幼女。

  而犹令我感到兴奋的是,妻子穿的丝袜居然是吊带丝袜。

  看着那拉伸至大腿上侧的黑丝袜上的蕾丝花边,还有那细细的几根吊带,我
一边解开筱葵的裙子,一边脱着自己的裤子。

  当手掌覆盖到那三角内裤两侧的臀肉上时,我的鸡巴已经迎风挺立。

  筱葵笑了笑,舔了下嘴唇,张大了嘴,一口就含了下去。

  十七公分长的鸡巴啊,龟头足有鸡蛋那么大,她却轻松如意地一口吞了下去
,轻易地没过了一半的长度,然后马上吐了出来,又含又吐,反复几次,每次中
间停顿一下,憋得大阳具青筋怒涨,马眼都有些张开了。

  「老公,既然你不是处男,那我也不用和你客气什么,对吧?」

  长长的丝自筱葵的嘴角流到了鸡巴上,只见她两只手分上下攥住茎身,只留
了龟头在外边,两手同时撸了几下,好像觉得不够滑,便打开手掌,伸着那柔软
而灵活的舌头在鸡巴的茎身上自上而下地舔着。

  在留下了足够多的润滑后,便开始轻轻撸动了起来。

  「呵呵,宝贝,千万别和我客气。」

  我从来没有傻乎乎地认为自己的妻子会是处女,毕竟以她的美貌,不管放在
那里都是校花一级的绝色。

  把玩着那因为俯身而显得格外硕大的绵软乳球,抚摸着那光滑细腻的背脊,
轻揉着那翘挺丰满的娇臀,感受着那极度细腻的肤质与温热的体温,我的鸡巴正
蓄势待发。

  妻子笑着,将她的内裤裆部拨到了一旁,然后坐在了我的小腹上,并挺着那
小蛮腰,将自己的私处露给我来,而我则终于看到了筱葵那神秘的蜜穴。

  娇好的形状,像两片美丽花瓣一样,粉红娇嫩的肉唇厚度惊人,微微裂开,
隐约可见嫣红的膣道,正悄悄地向外吐着露珠。

  

  我此时已是欲火冲天,顾不得擦去喷在脸上的淫水,分开妻子的丝袜长腿架
在自己的肩膀上,火热的鸡巴一阵弹跳。

  「筱葵,我先问你个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我却把心思放在了一个让我心里又酸又涩的想法
上。

  而偏偏就在我内心饱受煎熬的同时,胯下之物却是那么的坚挺。

  「在我之前,你有几个男友?」

  筱葵用右手去抓我的鸡巴,把龟头顶在穴口,轻轻地磨着,然后抬头看我,
坏坏地笑着说:「你猜呢?」

  我没有答话,而是右手搂住她的脖子,与她湿吻起来。

  龟头已经插了进去,温暖和多汁,而且很紧,细腻地包裹住整个龟头。

  我吐出了她的香舌,低头看下去,只见一个白嫩的馒头穴一口一口地正在吞
噬粗壮的铁棒,仿佛是将一根铁杵捅入柔软的面团当中似的。

  「啊……进来了…全都进来了……你这坏蛋…插死人家了……噢…别动……
让我适应一下…这根大棍子……太硬了…我的肚子…要被你戳穿了…

此时此刻,妻子仰着荡漾而飞霞喷彩的悄脸,抬着那杏眼,发出水波荡漾摄
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两片嘴唇饱满殷红小嘴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小
牙。

在筱葵的呻吟中,她那似乎永不止息的淫液一股一股的涌出,甚至流到肛门
口。我感觉鸡巴插在一个火热的肉洞里,好像有很多肉芽甚至是触手从四面八方
轻抚着它,特别是龟头下面的冠状沟,那最敏感的地方被着重照顾。

我俯身含住娇妻的一粒可爱的乳头,用舌头轻轻卷住它并一阵狂吮,另一只手
则握住筱葵另一只颤巍巍的雪嫩丰乳揉搓起来。筱葵喘息粗重的叫着:「快点……
用力……好舒服……我里面好热喔……哦……」

  
  美女的主动使我更力亢奋,下身挺动的粗壮阳具在她蜜穴内的进出十分快速
,肉与肉的磨擦使两人的生殖器都热烫无比。

  干着干着,筱葵松开我的嘴巴,仰躺在床上,双手撑在身后的床垫上,双乳
高高地挺在半空,而蜜穴依然紧紧包夹着鸡巴。

    「哦……好老公……好爽啊……爽死人了……恩恩……好爽啊……别……快
停下……」

  筱葵她拼命地挺起屁股,两片阴唇和小肉洞套着我的鸡巴蹭着,不断的溢出
新鲜蜜汁尽情润滑着我的神兵。

     我又开始在妻子的身子上乱摸,不断捏摸她那酥嫩的乳房和坚挺屁股,细嫩
柔软、肉感十足,极富弹性。

  「老婆,你的前男友摸过你的奶子吗?」

  筱葵那熟练的姿态让我知道她必然有着不菲的性史,插在蜜穴内的鸡巴一阵
兴奋的跳动。

  当我想到居然曾有其它的男人享用过我妻子的身体时,伴随着内心深处一阵
阵酸麻的异样感觉,我竟是愈发兴奋。

  筱葵被我大力顶得身子前后涌动,「都……摸过,吃、吃醋吗?」

  一个「都」字让我几乎忍不住想要射精,心里当然有些醋意了,所以我就双手
揪住娇妻的双乳,猛力地把鸡巴往她的阴道里狠插,象砸夯一样撞得她的下身啪啪
直响。

  筱葵乌黑的长发堆了一地,浑身白肉乱颤,香汗淋漓,婉转承欢:「啊……
好……老公……啊!好、啊、老公……好……好舒服……啊……用力啊……操我
……啊……我的老公……操、操我……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地把鸡巴往筱葵的蜜穴里狠插,次次都插进她的子宫
里,随着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快感,我又把一股股的热精射向白芳的子宫深处。

  
  【完】